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共我泼茶人 扫墨腕底香 (昔 羽)  

2015-08-08 22:32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—— 共我泼茶人  扫墨腕底香 ——


【写给——青衣】

   青姐,遇见你就像撞上一个妖娆,你让羽儿着着实实眼前一亮。就像那天我手执雨伞于断桥,你英姿飒爽从那孤山一路奔来,挥一挥袖,便是水漫金山。于是,我开始喜欢用你那美丽清婉的唱腔来沏茶。
   姐,我总喜欢以一枝丁香身姿,站在你【桃之夭夭】的檀烟里,桃颜如昔,白衣如羽,总是一个懒。你来为羽儿描眉簪花,而我只知道讨要你一径灿笑,晃动那时点额的步摇。
   此时的你是长发如雨还是短发如云其实都不重要, 因为那心上青丝呀却从不曾落,越剪越长。嘻,别纠结了,我们还是去拉风吧。 回头我用衔着檀温的手,来为你绾个青丝之上的香雾绿云。羽儿,愿是你最相宜的茶间花。

 

【写给——丫头】

   丫丫,我喜欢这样叫你。看你老在圈里素面忙碌,未曾傅粉,无御芳华。
   喜欢你尘香里扑蝶,喜欢你桃花下娇嗔,喜欢你在玲珑底下将我偷瞄。我会微笑着说,俺家的丫丫好可爱,活脱脱一个美人胚子。
   如果有一天,在那燕支山下,铜雀之上,姐会来为你傅粉,为你画眉,为你描唇,为你落钿。姐会举一盅清心莲子净,轻弹在你额头,然后,点上一粒祝福的朱红。

 

【写给——秋月】

   月月姐, 你我相识虽晚,但,我们都是文字的惜缘人。你我相遇成双,一路立文,从始至终,从来都是温暖。我喜欢看你轻轻的抿嘴,噗呲一笑,便笑成羽儿心里的月牙一湾。
   与你的一年,不长不短,那以后年年今日,我都当我与你相识的十年,十年恰好,过去不短,未来,还很长,很长。
   月月姐,轻允我用微笑来拥抱你吧。只是,我没告诉你的是,在那陌上花开的枝头,我早掐捻了你最盛的一朵月光,放在袖囊里,天涯之内,来映我眼底瓷光。

 

【写给——飞雪千年】

    我忽然就想起那一世的模样,你轻衣简妆,素蝶长发,颜如青花,收掌合扇。而我长发披肩,粗布为衣,轻毡小帽,皮靴轻履,那背景便是风沙迭起的楼兰。相遇时,我正执鞭吟唱牧曲,而你,微笑如我身边的雪湖,那一刻就注定,你必将流淌我一生。
    我喜欢雪,喜欢你以一丈白绫来掩去寒风带来的呐喊,我知道,我们的心里都开着同一株的雨巷丁香,所以,如果给我们一米的邂逅时光,我会欣然邀你去踩一回青石板,哪怕,那时我已是与你冷彻相隔的天颜。
    你还是蜀地的幺妹子,我只是江南的傻丫头。只要有雨,有巷,只要雪千年不灭,想你我的摸样,便总是鲜活。对吗?

 

【写给——蝶儿】

   与你相识,其实极为简单,我停在那门槛处,恰看到你的扑飞。你是一只蝶儿,来自彩云之南,踏着心思的花梢,把晴好或轻忧的纹理细啄,不管四季,不喧不嚷。
   我分明听到那美丽的蝴蝶泉边叮叮东东的声声祝福,在跟着你走,我这嗓子也唱不出个别样的曲儿来,那就墨字里点绣吧,绣给你一朵莲花,取名叫相遇,再蜿蜒的缝制满绣的蝶纹。
   你把它看作是素帕也好,是织锦也罢,反正它兜捧着那个属于你的日子,殷殷以墨色相告:相遇的左羽写难得,右羽写喜欢。

 

【写给——飘然】

    以文字结缘,墨色便是我们的岸,你在云深不知处,结意之舟泊在眉目间。我们飘过千江之尘水,时而静静地站在岸上,静静相看,看彼此曾在软红里如何跋山涉水地过。而那一刻,我好感谢有你的目光陪伴。只是,我总轻于诉说。
    飘飘姐,如果可以,我会向孟婆讨要一碗不相忘的汤汁,于今生今世,哪怕山水相叠,哪怕日月更换,我都要浇注值得,撰写不忘。

 

【写给——心瞳】

   瞳,我想把相思埋植成一地桑麻,做布裙也好,做禅衣也好,只希望再一路走来,便可以步步莲花气息,连祈祷都是芽色的味道。而你那时,正在我的心画之外,拈一盏花茶,什么花呢,不得而知,也许莲花,也许茉莉花,也许只是一叶菩提掉下落入盏里。
   世间拥挤,人影绰绰,可是,每每人心总渐行渐瘦。世间空阔,只一树菩提,却印着世人无数签到的手迹。所以,你揽七分菩提叶,我采三分菩提纱,挑十里桃花,着一袭暮衣。我们同归一处,琥珀在时光里,正值这檀香年华。

 

【写给——兰蕙含香】

   嗯,兰儿姐,的确喜欢你,喜欢你的字画,喜欢你在博里述说与描画,一颗琉璃似的心在晶莹剔透里绽放着真挚的光彩,情却绾就了一枚胭脂扣,染着淡淡幽香。我喜欢偷偷的把你化一朵桃花,簪在了鬓边,为日后的告别,一一留香。
   兰儿姐,若你的画笔就只为这一春来,那么四季满庭芬芳处怎么扒拉都有你的笑脸。

 

【写给——素笺柔雪】

   在素洁的雪地上,我们都浅行柔步,常常会在身后悄悄开出春花。因为你每每不声张地就白描出个春回大地,莺燕文章。
   我不是你的博友,但无碍我做一次你的驴友,也来让痴情研墨,让山水入茶,化做小令,绕指柔肠。描一幅心素如简,人淡如茶。到那时,我会骄傲的向群山喊:拼得过岁月的静好,那才是无暇的清洁。
   感谢相遇。虽然互访好短,但记录了我所有的喜欢。也许在你的天空中没有留下羽的痕迹,而我,已飞过。

 

【写给——水云间】

   当时光作荫,我只身而往。那远山近水,禅心文章便是你给我最好的打赏。你在云深之处,水湄之上,把那些澄澈心思收取,再铺排成剪破云水的闲章。
   我喜欢走在你的篱墙边,轻叩那涂墨的门环,看你莲步而来,衣袂间仍飘那渐近的迷迭香,我会说,姐,借我一双浅浅的笑窝,我便把她戴成江南的环佩,戴成塞北的叮当。这样就可以淌过许愿的河,共听一曲云水谣呢。

 

【给——落落】

   如果相识是凭缘的,在网络那么多家长里短里,大概我们的缘也只够端出一碗茶水来的时间。
   匆匆的脚步总是伴着你我,所以,我们没能携手一路拾花,就连那碗边的花纹,我总来不及细看,或者淡如清风而过时,当它是瓷间淡青也好。于是,我愿意守望在一个人的茶桌前,独自闻香。
   落,你还好吗?我想把问候留在你的茶园,与这尘里尘外的花开花落无关,只把芳意留长。

 

【写给——如烟】

   我还在初凉的春里偷懒着,你的笔下,却差一点儿就把这春写满了。 你来得正好,如烟如幻,恰在我触目可及的地方,将那些春之花事绣成一朵朵美妙婉致的领口襟花,我便顺手摘取了来别上素衫。我知道,那一定是颜色相宜,那一定是心思相偕,那一定是最美的菩提飞花。
   也许,没有几人的墨字会成名著,流传中永不失温。 可是,如果那墨字里夹存着一枚叫菩提的绿叶,因清晰无缺,行经的脉络就是分明。 墨心犹可浅,旧迹偏有恒。为此,我愿墨字半卷书,与你同行。

 

【写给——人淡如菊】

    采菊,东篱之下,那一朝相遇的篱墙,尽管还是被攀生了满满的离意,你大概不曾留意,我采集的黄花,在我负起余生的篮里,虽然会枯萎风干,但依然是我眼中的年轻无浊。不会因岁月的老去,而苍。可曰:诗心如水,人淡如菊。
   我在想,如果这世间还有喜欢,那是我们彼此还在念,如果世间还有温暖,那便是我们的未忘。
 


【写给——我的老师】

    最初笑给他看时,他曾赞:眸如梅子青。后来我才看过何为梅子青,是一种浅透的青瓷,总觉得像青春,莹亮多过温润。
    我常叹自己的笨拙,总是用静夜的凉露来浇醒最后的记忆。总想把相遇里那些解语,给他做成一道精美的甜点端上。可是,看到的还是他离席的背影。
    有所思时必是文字浓。我的凡情仍在纤毫毕现的扫尘,扫得这夏日的莲池上晃动的都是那个青衫素影,那个怎么也走不出热烈的画卷。我想,当那身影有一天终于被时光涂上了苍茫暮色,失去了初见的模样,我会仍不忘感谢,感谢他曾经俯身探我梅子青,嗅我那时最鲜的天真。
    我只希望,若再有相逢的宴上,我们都别缺席。好吗?

 

【写给来读的朋友】

  睢鸠被那一句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成就了世人眼中的暧昧形象。其实睢鸠是非常守则的鸟,同在河洲,却自懂男女有别,皆面对面的分立,真正的相敬如宾。
    如果我们就是这样走在红尘之中,以墨字相赠,以丹青相回。每一次彼此轻轻的叩门声,只是告之来了,并不邀同行。若这样的相处,挺好。宛如睢鸠,在相惜的河洲,各自立在一头,衔泥不扰落花。
  
    相识即便深深,相印却是浅浅。我的所有读友,都是我的良师益友。都带恩而来,所以,我便感恩,我愿意尽心护持着我们的微笑互生。
    举杯,泼茶,闻香:飘带引斜阳,扫墨腕底香,共我泼茶人,如今在哪方?石绿补天长,云锣声两行。微笑过往 只道是平常......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 昔羽.2015.7.16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6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